<sub id="5hbnd"></sub>
<address id="5hbnd"></address>

    <address id="5hbnd"></address>

          <address id="5hbnd"></address>

            <sub id="5hbnd"></sub>

            天慈國際藥業

            天慈國際藥業:開啟新藥“科創夢工廠”的共享之旅

            時間:2020.05.15 字號

            2019年年初,由天慈國際歷經數年打造的共享制藥平臺——天慈“科創夢工廠”正式落戶張江科學城。前不久,在天慈“科創夢工廠”一期園區內,復星凱特首個CAR-T產業化生產基地正式啟用。


            天慈“科創夢工廠”與傳統藥廠到底有什么不同?如何解決創新藥物產業化最后一公里的產業瓶頸?帶著這些問題,醫麥客《峰客訪談》記者來到天慈國際藥業,采訪了天慈國際藥業副總經理池王胄先生和業務拓展部總經理/董事長助理廖文先生。   


            池王胄 天慈國際藥業副總經理 



            Q1.天慈“科創夢工廠”為什么選址在張江科學城南區創新藥產業基地,對張江生物醫藥布局有什么深遠意義?




             池王胄:天慈“科創夢工廠”是國內首個共享制藥平臺,去年年初正式落戶張江科學城。張江科學城北區被稱為中國藥谷,中國有1/3的新藥在張江研發,但短板在于只有創新沒有產業化,所以大量的成果流失在外。

            我們這個項目之所以選擇在張江的南區,是因為張江科技城南區的布局規劃就是生物藥生產。我們工廠就是一個開放性的共享型工廠,我們將建好的生產線共享給整個社會去使用,創新藥團隊和企業不僅可以共享到我們的生產線,還可以節約他們的產業化周期。這個項目是張江科學城南區的第一個生物醫藥項目,也是全張江最大的一個藥廠,那么對于張江的未來發展的意義是非常大的,因為通過天慈項目可以真正實現從張江研發轉化為張江制造。
             
            Q2.企業在天慈“科創夢工廠”共享平臺上可以共享哪些資源?




            池王胄:其實我們是在2013年開始策劃這個項目,2019年項目建成投入使用。從項目中我們發現:雖然大家都非常愿意去搞創新,但是到產業化都會遇到嚴重的瓶頸,而且大家遇到的問題都是一致的:因為上海土地資源高度緊張,無法在上海買到土地、建成工廠、投入生產。還有跟生產有關的,包括環保、安全、消防等各項審批都難度非常高,所以大家沒有信心把創新藥的產業化落在上海。 

            天慈發現了這些問題,然后我們花了5年時間,我們把這一關給闖了,把所有的廠房建成。我們把這些路全部走完以后,能為所有的企業都節省了3-5年的建廠時間,我們將這些資源共享給全社會去使用,幫助大家提升效益。現在我們的工廠占地211畝,建筑面積28萬平方米,共有20棟標準廠房,最多可承載80條GMP生產線,可以說是整個上海最大的制藥工廠。

            Q3.天慈“科創夢工廠”目前處于什么進展?最近引進的復星凱特、奧浦邁這類生物制藥企業入駐,對天慈的整體業務價值有什么促進?




            池王胄:天慈“科創夢工廠”主要聚焦在生物醫藥行業,我們主要引進創新藥項目,尤其是已經進入二期臨床的創新藥。上個月,復興凱特隆重舉辦了首個CAR-T產業化生產基地落成啟用儀式,這也預示著天慈“科創夢工廠”已經正式投入使用,后續奧浦邁是我們的第二個項目,預期在春節以后就會入駐。

            通過復星凱特的成功入駐,我們打通了上海市政府所有的審批的程序。浦邁是我們第二個項目,它是行業里面領先的國產培養基加上生物藥代工CDMO企業,它的入駐可以帶活整個張江生物醫藥的整體的產業化發展。

            剩下的項目我們主要優先服務于張江本土的研發項目,因為我們的工廠一共只有20棟廠房,我們能承接創新藥服務的項目不會特別多。目前通過張江政府和浦東新區政府推進,已經有十幾個項目已經跟我們在做商務談判的合作。
             
            Q4.“解決創新藥物研發最后一公里”是難度很大的產業挑戰,天慈如何做到?




            池王胄:全世界目前只有二三十家企業具備跨國藥品商業化能力,我們中國企業以前都是以仿制藥為主,真正做創新藥的企業鳳毛麟角,所以解決產業化最后一公里問題確實是非常大的挑戰。

            為此,天慈采用 “A+W”創新產業模式致力于解決產業化最后一公里的瓶頸。其中“A”是指天慈國際通過14年自主創新所積累的42個高端仿制藥和4個一類新藥進行產業化;“W”代表“We Pharma”,這是我們的使命,就是大家一起來造藥,讓普通百姓吃得起高效低價的放心藥。

            我們希望把天慈集團14年發展歷程中所積累下來的所有的資源,包括研發、生產、藥品注冊方面的資源,還有上海市政府、浦東新區政府、張江政府對生物醫藥支持政策全部整合在我們平臺上,讓科學家不出園區,就能享受到天慈高品質的產業化的服務。這樣能大大節約成果轉化的周期和半徑,幫助企業解決技術、產業化、商業化等難題,最大限度提高新藥開發效率。

            廖文 天慈國際藥業業務拓展部總經理/董事長助理



            Q5.能否介紹一下天慈在研的新藥項目?



            廖文:天慈國際擁有十余年新藥研發經驗,長期從事生物藥、化學藥和天然藥物的開發,并承擔多款創新藥的開發任務。我們現在以創新藥為主導,涵蓋生物類、化學類、天然藥物類、仿制藥,通過一致性評價研究使國產仿制藥達到原研藥同等水平。


            我們現在大概有四個一類創新藥在研,其中走得比較前沿的是HTUPA——人組織尿激酶型纖溶酶原激活劑,它主要針對急性心肌梗死、腦中風、肺拴塞三個適應癥?,F在臨床上用的比較多的主要是阿替普酶,它的整個的治療流程相對比較復雜,需要兩個小時的精準滴注。我們這個藥物能夠大大簡化治療流程,單次用藥一支兩分鐘靜脈推注可完成救治;療效強,起效迅速,22分鐘可將血栓全部溶解;治療費用低,相對于阿替普酶治療費用可節省幾千元,而且不良反應也低。 


            目前我們已經完成了HTUPA的二期臨床,正在申報三期臨床,藥物也很快能夠上市。針對HTUPA的臨床項目團隊已經在組建,我們希望這個藥物在做臨床的時候,商業化團隊就已經介入,為我們藥物更快的上市進入臨床應用,能夠盡快用到做準備。



            Q6.新藥的研發投入大,失敗率很高,天慈為什么要選擇布局這類藥? 




            池王胄:大家都知道創新藥研發具有高風險、高投入、高回報的特點,我們俗稱“三高”。過去上海曾經引領了中國將近半個世紀的生物醫藥的輝煌。但是這幾年隨著國家政策的影響和其他城市的發展,上海的成本優勢、包括制造能力都在顯著下滑。

            從國家的政策來看,無論是國家帶量采購,還是未來的按病種支付,上?,F在仿制藥的格局,是同品同歸、同標同價。所以在不具備成本優勢的情況下,仿制藥對上海來說肯定是沒有辦法繼續發展了。因此,創新藥才是上海生物醫藥行業發展真正的機會,而且上海的創新藥研發目前在全國是做得最好的,有非常好的基礎,就是產業化短板待補充。此外,創新藥不同于仿制藥,不存在重復競爭,每家都有自己的專利,國家法律保護專利藥一般有15-20年的獨占期。

            因此,雖然新藥研發失敗率高、投入大,但是真正值得去做的?,F在上海醫藥工業產業規模是1000億,李強書記要求上海醫藥工業產業要做到4000億的規模,僅僅靠仿制藥是不可能拉動400%的增長點,真正增長點就在于創新藥。

            上海張江經過了27年時間的發展,積累了400多項創新藥研發,已經有五六十項創新藥進入臨床,應該說創新藥的春天現在已經到來了。所以我們天慈也是就勢而為,等到了這個機會,為創新藥的研發者、為整個創新的產業做好服務。

            Q7.小分子藥、天然產物藥、大分子藥、細胞藥,天慈在這些領域的布局有哪些側重點?有哪些已經參與的方式?




            池王胄:天慈是做創新藥的,但是部分創銷的領域有小分子、天然藥物、大分子,包括現在細胞藥物都有參與,比如說我們第一個入住的企業復興凱特,他們的CAR-T治療項目就屬于活體細胞項目。對天慈來說,我們參與方式有以下幾種:
            第一,我們跟科學家進行股權合作,現在我們已經有一類創新藥已經進行了股權合作,進入三期臨床。
            第二,我們幫創新藥研發者做代工CDMO,類似于綠谷制藥的GV971項目。
            第三,我們出租廠房,像復興凱特的這樣的合作模式。
             
            Q8.中國的創新藥大多都處在早期,都是小型的Biotech企業,天慈對這類企業有哪些扶持政策?




            池王胄:中國真正在做創新的企業基本都是小公司,國家隊、大型民營企業、上市公司,基本上都是在做傳統的產業布局,真正在拉動創新藥的發展都是一些小型企業。但這些小型的Biotech企業的共同點就是不會做商業化,他們整個理念都是科學家思維。所以我們對他們最大的幫助是:我們建立一套完整的服務體系,去幫助他們有條不紊的把將新產品推進商業化的程序。

            同時,這些企業也同樣存在資金短缺的問題,需要通過幾輪的融資才能獲得到他做臨床和生產的資金。天慈可以給這些企業最大的一個優惠,就是通過免除一部分租金或者是全部租金,讓他們很方便的拿到生產資源。而天慈所提供給他們的,無論廠房空間、還是配電、消防、環保、動力等一系列的費用,可以轉化成可量化的股權。這是天慈對這些真正需要落地投產的新藥企業最大的幫助,過去投資者幫不了他,政府也幫不了他,那么天慈走出這樣重要的一步,對創新者來說是雪中送炭的作用。

            此外,我們可以將政府已有的資源全部集中到我們平臺上來,讓創新者更好的或者更快速的享受到這些政策。比如我們和浦東新區、張江園區量身定做了一些關于推動新藥產業化的政策,企業租用天慈共享型生產空間,或者使用我們的代工資源可以獲得專項補貼,對創新藥企來說也是重大的利好。


            我們的初衷就是以股權形式參與到創新藥的研發以及產業化最后一公里的全過程,所以這種模式是非常歡迎的。如果科學家團隊他們不愿意釋放股權,那么我們也可以通過第二種模式,就是參與它的商業化。比如說綠谷制藥研發的甘露寡糖二酸膠囊(GV971)新藥項目,我們就為他做代工幫助它生產,然后幫他進行部分省份的銷售。有些沒有銷售能力的企業,我們會幫他做全國的總代理,甚至把他的產品銷售做出國門,做到歐洲市場、美國市場、日本市場。


             
            Q9.對于2020年,很多人說這是一個資本寒冬的開始,在此大環境中評價一下重資產模式的風險和機會?




            池王胄:我記得從2018年年初開始到現在,基本整個國際市場、中國市場都對資本市場是看衰的。但是不管別的行業怎么樣,生物醫藥行業的投資熱度超過了平均所有行業投資熱度的三倍,所以生物醫藥就是一個被大家看好的朝陽產業,依然是投資者所鐘愛的領域。

            另一方面,資本進入寒冬最需要的是保本、避險。生物醫藥行業本身就具有避險屬性,又具有逆周期性高速平穩發展的穩定性。所以,對于生物醫藥行業我們有信心2020年依然是整個中國投資行業中最重要的一個投資熱點。雖然重資產模式是投資者所不喜歡的,但是重資產模式能帶來的后續產業價值是投資者喜歡的,因此我們天慈是通過自有資金和一部分銀行的貸款的帶動來建成這么一個共享型的工廠。


            廖文:同時,重資產其實也意味著一個資源整合的能力,大部分公司因為涉及到資金方面的原因選擇輕資產,我們選擇重資產也體現了我們更希望深耕生物創新藥領域的決心。我們希望搭建的是一個平臺,希望圍繞產業化最后一公里搭建一個生態型平臺,為入駐這些企業提供賦能服務。所以我們更多的是以重資產來入手,同時輕重結合來推進整個項目前進,推動更多的好產品更快上市,圍繞創新藥生產落地及藥品商業化,服務各個入駐企業。



            我們前期共享造藥平臺已經搭建好,后期我們要做的是圍繞創新藥產業落地最后一公里建立更好的服務體系。同時我們會成立天慈大健康產業基金,為入駐平臺的創新藥企業提供資金助力,幫助這些真正有需要的創新企業。相信2020年在各級政府的關心和幫助下,天慈能在生物醫藥行業交出一份非常好的答卷。



            境外彩票平台